1. 主页 > 创业分享 >

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高中辍学拼下千亿身家

“2025年的战略目标:20%的市场份额,成为中国第一的智能电动车企业。”

这句狂妄的表白来自理想汽车的创始人李想。

上个月12号,赴美上市一年的理想汽车,刚刚在香港完成双重上市,截至9月6日,市值2415亿港币。

在理想的同行者中,蔚来的市值为5142亿港币,是理想的两倍还多,小鹏汽车的市值2651亿港币,也比理想高出了200多亿港币。

奇人!高中辍学拼下千亿身家,王兴张一鸣都被他征服

 

而在另一边,李想高中都没毕业却被投资人薛蛮子称为“神人、奇人”;身边聚集着一大批高精尖人才为其卖命;吸引到张一鸣、王兴、程维等一众互联网大佬,为其一人站台……

这一切都说明,李想绝非池中之物。

 

高中生李想辍学了

乔布斯或许不知道,他在1977年打造的APPLE II型电脑,会如何震撼到一个远在中国的小男孩,并给予他最初同时也最关键的互联网启蒙。乔布斯更不可能知道的是,这个男孩日后成长为了中国新造车领域的一名勇将。

初中一年级的第一节电脑课上,当李想第一次面对传奇的APPLE II电脑时,便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了。

奇人!高中辍学拼下千亿身家,王兴张一鸣都被他征服

 

当时,李想家中并不宽裕,他将自己全部的零花钱,都用来搜罗电脑书籍和杂志。那时的石家庄,如果人们稍加注意,或许就会看到一个在书店和报刊亭之间来回穿梭的孩子。

或许是被儿子如痴如醉的状态触动了,等李想上了高一,爸爸拿出几个月的工资,拉着他直奔电脑城。多年自学,李想对所有配件如数家珍,这样内行却只是个孩子,老板被震住了。

有了电脑的李想如获至宝,心思就更不在学习上。经常是老师在上面讲课,他在底下看电脑相关的书籍,或思考遇到的电脑问题。

一次,他将自己写得5000字装机心得,寄给《电脑商情报》,竟被顺利采纳,并且获得了500元稿费。

李想大受鼓舞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,边在电脑上实践,边开始大量写稿,雪片似的文章不断出现在《电脑报》、《计算机世界》等当时主要的IT媒体上,李想的心也乘着互联网越飞越远。

1999年,互联网开始在国内大规模流行,一批个人网站如雨后春笋般涌现。一个命名为“显卡之家”的个人网站,不仅文章质量高,更新频率也快,每天一万多的流量,很快引起广告商的注意。

“显卡之家”的创立者正是高三在读的李想。为了做好网站,他每天放学就直奔电脑城,和混得很熟的商家借用最新产品回家测评,然后第二天早上4点半爬起来查资料、写文章,完成网站更新。

个人网站做得风生水起,高中生李想靠着每万次曝光10元的报价,在2000年初,拿到了2万的月收入。

大量时间与精力都花在电脑上,高考在即,李想提出想要放弃学业。向来尊重孩子意见的父母,看着儿子展现出的巨大热情,以及获得的巨额回报,同意了。

奇人!高中辍学拼下千亿身家,王兴张一鸣都被他征服

 

就这样,高中生李想,走上一条截然不同的人生路。

18岁的李想深知,自己硬件在行,互联网技术却一窍不通。于是拉来第一个合伙人,此前打过交道的同行,22岁的樊铮。两个年轻人一拍即合,激情万丈,发誓要将“显卡之家”做成一个伟大的企业。

然而,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下,曾经频频登门的广告商们消失的无影无踪,李想和樊铮顿时感到刺骨的寒冷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李想和樊铮找到了第三个合伙人,大自己4岁的江苏哥们邵震。

奇人!高中辍学拼下千亿身家,王兴张一鸣都被他征服

 

这段缘分还要追溯到1999年“计算机世界”组织的DIY大赛,以评委身份参加的李想,在那天的饭局上与邵震相识。

时间回到2000年的冬天,在李想在办公室与邵震畅谈一夜后,公司有了第三位合伙人。“显卡之家”也在邵震建议下更名pcpop,也就是我们耳熟能详的“泡泡网”。

至此,李想负责硬件,樊铮负责软件,邵震负责管理和销售,“泡泡网”的骨骼终于清晰起来。

而邵震也不负众望,只手打出北京市场,领着李想他们挥师北上。

 

当理想遭遇现实

随着互联网泡沫的消退,以及中国个人电脑时代的来临,泡泡网飞速发展起来。

但那个时候的李想只知道如何与电脑打交道,虽然身为公司老板,却只顾埋头做自己的事情,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“非常非常内向、甚至有点自闭的人”。

现实很快给李想上了一课。

李想压根不会料到,有一天走进办公室,面对的会是一摞高高的辞职信。他打电话过去一个个询问,但没人对他说实话,编辑跑了70%,网站瞬间陷入瘫痪,外界都以为泡泡网这下完蛋了。

奇人!高中辍学拼下千亿身家,王兴张一鸣都被他征服

 

疯狂招人、面试,经过了混乱的一个星期,李想终于有时间停下来反思自己,他开始强迫自己离开电脑,与人面对面沟通。管理和沟通能力的提升,是李想从创业中获得的第一个成长。

泡泡网在管理上上了一个台阶,很快增长到全国第三,成为当年80后们买电脑前必看的网站。

也就在这时,李想意识到自己在这上面不能做得更好了,三个创始人一合计,开始筹备建立一个汽车类的网站。

2005年,“汽车之家”(Autohome)正式上线,面对当时一批无论功能上还是页面上,均差强人意的汽车类网站,李想的“汽车之家”犹如鹤立鸡群,改变了整个生态。

奇人!高中辍学拼下千亿身家,王兴张一鸣都被他征服

 

靠着第一时间发文,高频更新相关资讯,跑现场掌握一手图片资料,李想之家的关注量蹭蹭蹭的往上涨。

然而这却让团队苦不堪言,用户量的飞速增长,使得运营费用也极具飙升,李想有些盖不住了,也意识到自己在管理上的不足,公司急需一位管理方面的人才。

这时,高中都没毕业的李想,通过中间人薛蛮子(一位投资人)认识了清华毕业,哈佛进修,从IBM和麦肯锡镀金回来的秦致。

然而“白天鹅”是不好招揽的,尽管秦致看到了李想确实“是一个奇人、神人”,但谈起条件来却不马虎。

秦致提出的高股权要求,被董事会集体否决,李想于是不惜转让自己的部分股份,满足了秦致的条件。

就这样,两个看似最“风马牛不相及”的人走到一起。

事实证明李想的这个决定,深刻的影响了汽车之家未来的发展。

奇人!高中辍学拼下千亿身家,王兴张一鸣都被他征服

 

秦致的加入,彻底让汽车之家改头换面。

走上正规化、科学化的道路的汽车之家,到第二年,用户数就上升为全国第一。到2008年,汽车之家已是行业第一的水平。

尽管营收飞速增长,但市场上资金为王,汽车之家资金短缺的问题也愈加凸显。

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,李想融不到资,曾经的好哥们,合伙人之一的邵震,不失时机的向李想捅来一刀。

邵震将公司融不到资,公司现金流即将断裂的责任,归咎于李想能力不行,并在一次关键的董事会议上,提出罢免李想。

曾经将秦致介绍给李想的薛蛮子,立刻拍案而起“你们这是在谋反!”

最后罢免提案并未通过,失意的邵震黯然离去,这件事是多年来横亘在李想心头,难以抹除的痛,但经此一事,李想再次完成蜕变。

后来,还是李想,再次出让自己的股份,换来了“汽车之家”的救命钱。多次慷慨相赠股份,此时李想本人的股份,已被稀释到5.3%。尽管很多创业者都十分慷慨,但像李想这么慷慨的,仍是罕见。

2013年,利润做到行业90%之多的汽车之家,终于等来上市。但李想却渐渐萌生出退意。

2015年6月12日,身为CEO的秦致发表内部信,称挂着“创始人”和“总裁”头衔的李想将离岗,以董事和股东身份,参与公司发展。

奇人!高中辍学拼下千亿身家,王兴张一鸣都被他征服

 

李想潇洒转身,离开自己一手拉扯起来的汽车之家。

 

不再启程,李想的理想

其实和乔布斯相像的是,李想性格中也有着偏执一面。

李想自高中毕业起就开始创业,26岁时简历里已有“泡泡网”和“汽车之家”两个成功的项目,年少成名给了他偏执的资本。

挥手告别汽车之家的李想,并不贪恋过去的辉煌,他要用新的成功证明自己。

大洋彼岸的特斯拉CEO埃隆·马斯克(Elon Musk),开始占领李想的心智。2014年,李想作为特斯拉首批7名中国用户中的一个,从马斯克手中亲手接下了那辆红色Model S的车钥匙。

奇人!高中辍学拼下千亿身家,王兴张一鸣都被他征服

 

随着车钥匙一同传递过来的,是马斯克的传奇造车经历:一个毫无造车经验的新公司,造出了颠覆百年传承的传统汽车制造业。

乔布斯和马斯克都看清了未来,做了别人没做到的事,自己是不是也可以?

正这样想着,同行也是好朋友的李斌打算自己做车,前来询问李想的意见。李想投了1500万,成了蔚来汽车的原始股东。

至于没直接做合伙人的原因,是李想想自己做。

2015年7月1日,车和家正式成立。

忙活两年,投入2个亿研发的小而美的SEV,一开始就在政策规章的盲区做赌,赌一个国内低速电动车政策法规的出台。

然而偏执的等待并没有带来好消息,却让问题变得更加复杂,这种左右为难的处境时时刻刻煎熬着局中人李想。

在被等待耗尽之前,李想唯有向现实妥协。

SEV宣布流产,意味着车和家推出的B计划SUV要提前上马。

奇人!高中辍学拼下千亿身家,王兴张一鸣都被他征服

 

(上:SEV 下:SUV)

SEV的失败和SUV不确定的未来,像一根线,同时从两端拉扯着李想。“互联网造车太难了”他终于说。

那段时间李想时常一个人驾驶着他的特斯拉新款SUV Model X 90D,在很独自的发呆里反思自己。

2018年10月18日,理想智造发布了旗下首款车型理想智造ONE。与小而美的SEV不同,大而全的SUV主打全家出游,号称是一款没有里程焦虑的智能电动车,续航可以达到800公里。

这是因为李想采用了国内较小众的增程式电动车,采用油电混动:与普通的混合动力车相比,可以把燃油转化为电,然后用电驱动,做到全程用电,无需切换;与纯电驱动相比,又因为可以随时加油,长途旅行时不用担心没电。

当初SEV的理想并非想错了,只是他的想法太超前,也太迫切,最终无奈收场;SUV更贴近实际,可是说到底还是从燃油车到纯电车,不得已而为之的过渡产品。

但另一边,李想凭借“信任就是领导力的100%”,为自己赢得了几乎是中国互联网公司中最团结、最稳定的高管团队。

今年,以信任示人的李想却面临了一场严重的信任危机。

理想ONE春季促销时,说今年不会有新款车型,结果客户们刚下单,理想ONE就发布了加价1万,实际加配10万的21年新款。

巨大升级直接导致20款新车迅速贬值,尤其是今年5月26日之后提车的车主,刚出4S店,自己的新车就直接贬值6万!这换谁也不能接受!

奇人!高中辍学拼下千亿身家,王兴张一鸣都被他征服

 

心酸的车主们,在微博上发起了声势浩大的控诉,“欺骗消费者”“虚假宣传”,李想翻车了。

“烧钱”,一直是新造车行业的一个标签,“亏损”二字也是新造车领域的主旋律。

从此前公布的二季度财报中,可以看到,当今新能源汽车“造车三傻”(蔚来、小鹏、理想)里,理想的毛利率达到18.9%,在三家中排名第一。此外,亏损最少并呈减少态势,二季度理想净亏损2.355亿元,环比减少超过3成,远低于亏损11.9亿的小鹏和亏损5.87亿元的蔚来。

但从营销费用上来看,李想的理想还是出现了一些问题。

与行业龙头特斯拉相比,特斯拉在中国新能源市场的去年销量约15万,营销费用为10.56亿,而理想汽车的国内销量远不到特斯拉的一半,为3.2万辆,营销费用却高达5.1亿。

诚然,高额的营销费用,为理想带来了销量的暴增,以及门店的急速扩张,但同时配套门店与服务人员的滞后,造成用户体验与口碑下滑,这对奉行用户运营至上的新能源汽车公司来说,是一个极大的隐忧。

小结

李想起步很低,无论家庭背景、还是学历都没有优势,他也不是没有犯过错误,但他不会盲目追随主流方向、做所有人都认为对的事情。

他超强的学习能力,和出现问题后反躬自省的态度,让他在面对团队协作问题、管理问题、资金问题、股权问题后,获得了巨大成长。

他曾把自己的成长创业经历,比喻为爬五层楼:普通的人——优秀的人——优秀的管理者——优秀的领导者——顶尖的领导者。

终其根本,李想探索的,都是一个人如何掌握自己命运的摆锤。

奇人!高中辍学拼下千亿身家,王兴张一鸣都被他征服

 

相比于结果,李想更在乎的似乎永远是过程。

否则当初他也不会在汽车之家即将上市时,动念头想要离开,也不会为招揽人才,以股权慷慨相赠,最终把自己的股份稀释到个位数……

当一个人披荆斩棘的时候,旁人能做的就是目送上最大的敬意。

 

版权声明: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,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内容仅供读者参考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nuoyahao.com/chuangye/1496.html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微信号:

工作日: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诺亚号客服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