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主页 > 好文分享 >

孙小果案件全过程简介(孙小果案件全过程始末)

  最近热播的电视剧《扫黑风暴》,我想看过的人肯定会对剧中孙兴的暴行恨的咬牙切齿,他一系列令人发指的行为,以别人的痛苦为乐,变态的微笑让人不寒而栗。气的大家恨不得冲到电视机里,把他弄个凌迟处死。

  孙小果案复盘,《扫黑风暴》孙兴原型,死刑犯如何“复活”作恶?

  孙兴

  事实上“孙兴”并不是完全虚构的。他的原型,就是孙小果。

  与剧中的孙兴相比,现实中的孙小果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  更夸张的是,孙小果第一次犯罪,被判3年有期徒刑,结果一天牢都没坐,继续逍遥法外,后来被判处了死刑并立即执行,可20年后,他依旧活蹦乱跳,继续为非作歹。

  孙小果从犯罪到重获自由再到犯罪,从死刑到死缓再到神奇出狱,最后再次落入法网,他的经历简直是匪夷所思。

  那么接下来我们就穿越到1977年

  从头梳理一下这个“死而复生”的孙小果究竟干了什么

  孙小果的背景

  孙小果,男,汉族,云南省昆明市人,1977年10月27日出生在一个公职人员家庭,父母都在国家机关工作。母亲孙鹤予曾用名孙学梅, 1952年生,当时是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民警。

  孙小果案复盘,《扫黑风暴》孙兴原型,死刑犯如何“复活”作恶?

  孙鹤予

  孙小果有两个父亲,生父陈跃,1940年生,1973年从部队转业到昆明市公安局任普通干警。在孙小果只有5岁的时候,他的父母就离婚了,所以他对于亲生父亲没有什么印象。

  后来陈跃在1985年离开昆明市公安局到昆明市物资局工作,1996年因脑溢血中风瘫痪后病退,2016年8月20日去世。事后调查表明,陈跃没有参与孙小果的案件中。

  孙小果继父李桥忠, 1958年生,是一名军人,先后担任过士兵,班长,武警云南总队军务处副处长、副团职参谋等。在1992年的时候与孙鹤予结婚,这个时候的孙小果已经15岁了,奇闻观察室.1996年的时候,李桥忠从部队转业到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任副局长,后来又调任昆明市五华区城管局局长。

  孙小果案复盘,《扫黑风暴》孙兴原型,死刑犯如何“复活”作恶?

  孙小果父母

  其实孙小果的上面还有一个哥哥,也是一名警察。

  也许是因为家庭传统,孙小果的父母也希望孙小果能够成为一名警察,所以在1992年12月,孙小果听从父母的安排,成为了昆明市的一名武警。

  细心的朋友会发现,这时的孙小果只有15岁,根本没有达到入伍的年龄,这个难题是怎么解决的呢?

  原来是孙小果的继父李桥忠,他那个时候依旧担任武警云南边防总队司令部警务处副处长的职务,他利用职务便利将孙小果的出生日期改为1975年10月27日,这么一改,年纪大了2岁,就顺利通过了审查。

  孙小果案复盘,《扫黑风暴》孙兴原型,死刑犯如何“复活”作恶?

  孙小果

  随后在1992年12月至1994年10月期间,孙小果在武警云南边防总队新训大队、昆明市支队、武警昆明边防学校进行训练和服役。

  就是在这个期间,孙小果开始暴露出了他凶残的一面。

  初次犯罪

  1994年10月16日,还在武警学校训练的孙小果和4个狐朋狗友开车在大马路上闲逛,当开到昆明环城南路的时候,突然发现路边有2个女孩长的非常漂亮,这些人就心生歹念,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,强行将2个女孩掳上车。

  随后驱车到附近的郊区,强奸了她们。

  事后,两位女孩勇敢地选择了报警。

  昆明市盘龙区警方很快调查清楚了事实真相,孙小果也很快被批准逮捕。

  此案事实清楚明了,孙小果根本就无法逃脱罪责,按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二百三十六条规定,强奸罪,以暴力、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奸妇女的,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
  另外还规定,有下列情形之一的,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、无期徒刑或者死刑:这其中就包括二人以上轮奸的;强奸妇女、奸淫幼女情节恶劣的;孙小果伙同5人,光天化日犯罪的情形,按道理来说,罪行不轻。

  孙小果案复盘,《扫黑风暴》孙兴原型,死刑犯如何“复活”作恶?

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二百三十六条

  可是为了脱罪,这个时候孙小果的继父李桥忠又动起了歪脑筋,他再次利用职务之便,又将孙小果的出生年份从1975年改到了原来的1977年,这么一算,孙小果犯案的时候,还不满18周岁,也就是未成年,这下判刑就减轻了。

  1995年12月,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判处孙小果犯强奸罪,因为未成年的缘故,所以只判处了有期徒刑3年。

  可是即使是3年的有期徒刑,孙小果也没有老实的服刑。

  在法院还没有做出判决前,孙小果的母亲就已经行动了,她首先是替儿子办理了取保候审,后来又找人造了一张假的病历,直接来了个保外就医,所以即使判决下达之后,孙小果并没有被收监执行,而是继续逍遥法外。

  孙小果案复盘,《扫黑风暴》孙兴原型,死刑犯如何“复活”作恶?

  取保候审

  就这样,孙小果虽然第一次犯罪性质恶劣,但是在其父母的活动之下,他甚至连一天的牢都没有坐过。

  按道理,孙小果这次重获自由是不合法的,是见不得光的,他是侥幸的逃脱了牢狱之灾,按道理来说,他应该低调一点的生活,可是事实证明,他非但没有收敛,反而变的是更加的嚣张跋扈。

  犯罪升级

  1997年4月至11月,孙小果在保外就医期间继续为非作歹,实施了多次犯罪。

  1997年4月,孙小果将15岁少女宋某,强行关押在茶苑楼宾馆908号房,并安排人看守,第二天早上,孙小果在多人在场的情况下,强奸了宋某。

  1997年6月1日,孙小果跟一些同伴在娱乐城玩耍,无意中看到长相甜美的17岁女学生张某,于是直接上前,强行将张某和她的朋友赵某带到茶苑宾馆906房间,在房间还有其他人情况下,孙小果不顾反抗,强奸了张某。

  1997年6月4日,距离上次犯案仅过去3天,孙小果又将15岁女学生菠某、13岁女学生史某叫到昆明市茶苑宾馆吃饭,两学生多次提出要回家,孙小果以殴打相威胁,不准二人离开,最后又强行带她们到了茶苑宾馆906房间,孙小果不顾反抗,在多人在场情况下,对菠某实施了强奸。

  1997年6月17日,距离上次犯案过去12天,孙小果将未满14周岁女学生张某,带到昆明市兴昭饭店301房间企图强奸,因张某强烈反抗未遂。孙小果指使两位同伙,将张某带到楼下殴打,并明确指出要将张某“打到认不出为止”,在打完之后,依旧不允许张某回家。

  1997年7月13日,孙小果的同伙在昆明市博佩娱乐城与人发生纠纷,孙小果和同党驾车将对方驾乘的车辆逼撞在昆明市东风东路上,然后持刀和砖头,将2人打伤。

  1997年10月22日,孙小果在昆明市祥云街一火锅店吃饭时,因隔壁餐厅吃饭的杨某没有听从孙小果的招呼,就上前殴打,致杨某左手中指被打断,头部两处缝合6针。

  1997年11月7日,孙小果和4名同党挟持了17岁少女张某和杨某,在昆明市月光城夜总会,为了逼问出他人下落,对张某某施了惨无人道的殴打,甚至用折断的竹筷尖和牙签戳刺其胸部、最后更是逼迫张某用牙齿咬住茶几边缘,孙小果用肘猛击其头部。

  这里的手法极其残忍,实在不忍描述,总之是颠覆了我的认知,查资料的时候,是久久不能平静,敲键盘的手都在发抖。

  孙小果案复盘,《扫黑风暴》孙兴原型,死刑犯如何“复活”作恶?

  影视作品

  这一系列惨无人道的殴打,导致张某身体多处受伤严重,且长时间昏迷。

  仅仅在1997年的8个月内,孙小果及其团伙就至少犯案8起,涉及强奸罪、故意伤害罪、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、寻衅滋事罪等等。

  当然,这些性质恶劣犯罪行为,很快就被曝光了出来。

  1997年11月28日,云南法制报以《掩盖不住的罪恶》为题,用整版的篇幅,报道了孙小果的一系列犯罪,文章用大字开头:

  夜幕下的春城,红颜少女遭摧残

  朗朗乾坤,岂容恶势力肆虐

  为民伸冤,警方重拳出击。

  孙小果案复盘,《扫黑风暴》孙兴原型,死刑犯如何“复活”作恶?

  《掩盖不住的罪恶》

  这一报道,简直就是一个重磅炸弹,让整个云南省的百姓,无不被孙小果这个名字所震动,这种种罪行,可让人不寒而栗,深恶痛绝。

  人们纷纷发表言论,希望警方一定要严惩孙小果团伙,还昆明一片安宁。

  很快到了1998年1月9日,奇闻观察室.《南方周末》又发表了题为《昆明在呼喊:铲除恶霸》的文章,进一步曝光了孙小果及其团伙在昆明的恶行,这让全国人民都关注到了孙小果的案件。

  孙小果案复盘,《扫黑风暴》孙兴原型,死刑犯如何“复活”作恶?

  《南方周末》

  孙小果的恶劣犯罪行为,已是人际皆知,随着关注度的提升和警方的调查深入,办案警官很快就发现了有关孙小果的2个谜团。

  第一个就是孙小果的真实年龄。

  早期的材料中,孙小果出生日期是1977年10月27日,不过在武警部队的档案记载,孙小果的出生日期变成了1975年10月27日,后来在第一次犯强奸案时,检察院的起诉书中,他的出生日期又回到了1977年10月27日,这导致他的罪行判的比较轻。

  一个人的出生年纪怎么会变呢,很明显,有人在孙小果的案件中有违法行为。

  第二个谜团就是孙小果被盘龙区法院判处3年有期徒刑,按道理来说要到1998年年底才能刑满释放,可为何他却能逍遥法外,在1997年连续作案多起呢,他是如何逃脱法律制裁的。

  孙小果案复盘,《扫黑风暴》孙兴原型,死刑犯如何“复活”作恶?

  孙小果

  根据这2个谜团,办案警官意识到,孙小果案件不仅仅只是一起性质恶劣的犯罪团伙作案,其背后应该还有着一张“保护伞”,所以才让他逍遥于法网之外,在社会上为非作歹。

  于是办案警官将孙小果的所有材料报送到了昆明市检察院法纪处,希望彻底打掉孙小果的犯罪团伙,以及其背后的“保护伞”。

  很快孙小果的母亲孙鹤予和其继父李桥忠,都因包庇孙小果而被查处。

  孙鹤予(原名孙学梅)当时依旧是昆明市官渡区民警,就是她为孙小果制造了假的病例,违规办理了取保候审和保外就医,因此被开除了公职,并因以包庇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。

  孙小果案复盘,《扫黑风暴》孙兴原型,死刑犯如何“复活”作恶?

  孙鹤予

  李桥忠(原名李乔忠)当时任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任副局长

  他利用职务之便,频繁更改孙小果出生日期,违规为孙小果办理取保候审,被处以留党察看2年和撤职处分。

  当然为孙小果违规办理取保候审的两名警察也受到了相应的处罚。

  至于孙小果本人,这次犯下了一系列性质非常恶劣的案件,很多被害女性甚至都没有成年,1998年2月,经过法院审理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,判处孙小果死刑并立即执行,不过孙小果当庭表示了上诉。

  孙小果案复盘,《扫黑风暴》孙兴原型,死刑犯如何“复活”作恶?

  孙小果

  1999年,基于孙小果的上诉,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二审,改判为死刑缓期两年执行。虽然事后证明,此二审在事实认定和适用法律上存在错误,但并未发现徇私枉法的行为。

  按道理来说,死刑缓期2年执行,这个结果对于罪恶累累的孙小果来说,已经是比较轻的惩罚了,如果他能够老老实实的在狱中服刑和改造,也算是接受了应有的惩罚,还社会一片安宁了。

  可是正如大家所知,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,随着时间来到了2003年,孙小果的命运再次发生了转折。

  孙小果“死而复生”

  2003年,这一年对于孙小果的案件来说,是一个关键点,因为孙小果的母亲孙鹤予刑满释放了,5年的有期徒刑并没有让她认识到自己的错误,她重获自由之后,立马又动起了歪脑筋,她竟然胆大妄为的想从监狱内捞出自己的儿子。

  孙小果案复盘,《扫黑风暴》孙兴原型,死刑犯如何“复活”作恶?

  孙鹤予

  这个时候的孙鹤予虽然已经被开除公职,能力有限,但是她的丈夫,也就是孙小果的继父李桥忠则担任了昆明市五华区城管局局长,依旧有些权力,而且他军人出生,有不少战友关系。

  所以孙鹤予就希望丈夫李桥忠,活动活动,找找关系,尽量减轻儿子孙小果的罪行。

  他们想到,第一步就是申请再审,他们知道再审的权力很大,可以最大限度的降低孙小果的罪行。

  孙小果案复盘,《扫黑风暴》孙兴原型,死刑犯如何“复活”作恶?

  吃饭

  可是再审是需要严格程序的,案件必须要有新的线索,新的事实根据等等,可孙小果案,犯罪事实非常清楚,并不符合再审的条件。

  不过李桥忠和孙鹤予顾不上这些,他们开始广泛的活动,在他们的广泛而频繁的运作之下,事情果然有了头绪。

  李桥忠通过战友找到了当时的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庭庭长 田波,田波作为立案庭庭长是有权力让案件进入再审环节的。

  李桥忠就通过吃饭和贿赂,让田波为此案开了第一道口子。

  孙小果案复盘,《扫黑风暴》孙兴原型,死刑犯如何“复活”作恶?

  田波

  这一道口子开了之后,李桥忠又马不停蹄地继续活动,他们又托关系找到了当时的审判监督庭庭长梁子安,以及当时的高院院长赵仕杰,又通过吃饭和贿赂,让他们在审判中照顾一下孙小果,意思就是判轻点。

  梁子安和赵仕杰最终被说动,放弃了自己的原则,但是他们清楚此案事实证据清楚,所以不敢改动事实,只是改一下刑期。

  2007年9月,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孙小果案启动了再审,再审历经1年时间,最终的结果是,孙小果的死刑变成了有期徒刑20年。

  孙小果案复盘,《扫黑风暴》孙兴原型,死刑犯如何“复活”作恶?

  有期徒刑20年

  可以说,这一次的再审环节,让孙小果完成了“复活”的第一步。

  但是有期徒刑20年,这个违法操作得来的结果,孙鹤予和李桥忠却依旧不满足,他们又无视法律,把目光瞄准了监狱系统。

  当时的孙小果是被关押在云南省第一监狱,于是李桥忠又托关系,开始活动监狱内的多名管理人员,奇闻观察室.其中包括当时的云南省监狱管理局政委,云南省第一监狱政委,以及监狱长等等。

  在李桥忠夫妇的努力活动之下,多名监狱管理人员也是放弃了原则,为孙小果提供了一系列的特殊照顾。自此之后,孙小果每月考核成绩都是优秀,能满分的都打伤了满分,经过统计,在监狱内孙小果连续7年被评为了改造积极分子。

  孙小果案复盘,《扫黑风暴》孙兴原型,死刑犯如何“复活”作恶?

  满分

  可能有人要问,这样的操作有什么作用,其实很简单,这样一系列的操作,无非就是为了一个目的,减刑,孙小果也因为在狱中的“良好表现”,顺利获得2次减刑

  孙小果案复盘,《扫黑风暴》孙兴原型,死刑犯如何“复活”作恶?

  减刑

  不过李桥忠夫妇觉得这种减刑力度还是不够,效率不高,为了尽快将孙小果捞出来,他们又有了新的招数。

  他们了解到,如果监狱囚犯,有了重大立功表现,比如发明专利,那也是可以获得比较大的减刑的。

  于是一款“联动锁紧式防盗窖井盖”的发明诞生了

  孙小果案复盘,《扫黑风暴》孙兴原型,死刑犯如何“复活”作恶?

  联动锁紧式防盗窖井盖

  这项发明被定义为重大发明,监狱认为孙小果有重大立功表现,于是又为孙小果争取了减刑,这次减刑高达2年零8个月。

  实际上,这个发明是孙鹤予就想法设法,在外面找人购买的技术图纸,然后偷偷送到监狱内的孙小果手中。

  监狱干警和一些囚犯一起帮忙,在监狱内的机械加工车间,通过图纸把井盖的模型做了出来,并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,成功获得了实用新型专利。

  孙小果案复盘,《扫黑风暴》孙兴原型,死刑犯如何“复活”作恶?

  联动锁紧式防盗窖井盖

  其实这个专利只是一般的发明,但却被定义成了重大发明

  孙小果本人压根就没怎么插手,甚至连专利申请的材料,都是他人代写的。

  在事后警方审问的时候,孙小果还死鸭子嘴硬,一口咬定,说专利就是自己发明的

  可警方让他画一个他自己设计的图纸,孙小果一脸懵逼,警方甚至把原图纸给他,让他照葫芦画瓢,他都无法完成。

  孙小果案复盘,《扫黑风暴》孙兴原型,死刑犯如何“复活”作恶?

  孙小果

  不过这些都是事后才知道的

  当时孙小果在父母的帮助之下,在云南省第一监狱一共获得了3次减刑,本来孙鹤予是准备把减刑这条路走到底的,可很快他们发现,这条路走不通了。

  因为时任云南省第一监狱的纪委书记何绍平发现了问题,他觉得孙小果的减刑不符合规定,所以坚决不同意。

  孙小果案复盘,《扫黑风暴》孙兴原型,死刑犯如何“复活”作恶?

  何绍平

  就算李桥忠托人找到了何绍平的领导,让领导向他施压,可何绍平依旧坚定自己的原则,坚决不同意孙小果的减刑,他说自己的职责必须要依法守法,哪怕是把他纪委书记的职位撤了,也绝不会让步,他遵从的是司法部和最高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的规定,绝对正确。

  孙小果案复盘,《扫黑风暴》孙兴原型,死刑犯如何“复活”作恶?

  法院

  说到这里,我觉得我们都应该要给何绍平书记点个赞!如果孙小果案中,人人都像何绍平这样坚持原则,那后面也就没孙小果什么事了,也就不会有更多的受害者出现了。

  何绍平书记的坚定立场,让李桥忠夫妇的计划在云南省第一监狱无法再执行下去,所以在2009年1月,他们又托关系,将孙小果转到了云南省第二监狱,在这里,他们又违规为孙小果获得了2次减刑。

  孙小果案复盘,《扫黑风暴》孙兴原型,死刑犯如何“复活”作恶?

  孙小果

  经过了5次减刑之后,2010年4月11日,孙小果成功出狱了。

  至此,孙小果,一个被判处死刑的人,从1997年11月被刑事拘留,至2010年4月11月出狱,孙小果实际服刑仅仅只有12年零5个月。

  正义的审判

  第二次重获自由的孙小果,更加不把法律放在眼里,他猖狂的认为,即使再重的刑罚,也不能把他怎么样,所以出狱后的他,变的极其嚣张。

  他化名李林宸,开始在昆明的夜总会,酒吧,ktv等娱乐场所瞎混,并且还找了一帮小弟,从事一些违法勾当,被当地人称作“大李总”

  先后担任云南咪兔投资管理有限公司、云南银合投资有限公司、昆明玺吉商贸有限公司等企业股东,以及原昆明昆都M2酒吧等多家酒吧股东或实际控制人。

  孙小果案复盘,《扫黑风暴》孙兴原型,死刑犯如何“复活”作恶?

  孙小果化名李林宸

  可以说在昆明的各大娱乐场所,他是无法无天,无恶不作,而且手段残忍,人们都非常惧怕他(奇闻观察室)。

  可奇怪是,即使孙小果出狱后没有任何收敛,一直干着违法违纪的事,但长时间以来,他一直没有被调查。

  孙小果案复盘,《扫黑风暴》孙兴原型,死刑犯如何“复活”作恶?

  孙小果

  有人猜测,那是因为很多人知道孙小果的过去,就连死刑都拿他没有办法,所以人们都不敢惹孙小果,也是不敢报警,生怕遭到了他的报复,所以孙小果才能一直嚣张下去。

  不过到了2018年,孙小果的“好运”算是走到了尽头。

  孙小果案复盘,《扫黑风暴》孙兴原型,死刑犯如何“复活”作恶?

  孙小果

  2018年7月21日,孙小果又组织7名同伙,在昆明市官渡区金汁路温莎KTV对王某等多人进行殴打,他一脚踢裂了王某的膀胱,致使王某重伤二级,其余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受伤。

  案发之后,昆明市官渡公安局很快就行进了立案侦査,这里已经化名为李林宸的孙小果并没有引起警方的注意,只是按照一般的案件进行调查。

  孙小果案复盘,《扫黑风暴》孙兴原型,死刑犯如何“复活”作恶?

  孙小果

  不过2019年1月3日,当此案移送至官渡区人民法院后,办案人员发现了难以置信的一幕,原来此次犯案的李林宸,竟然就是1998年一审被判处死刑的孙小果,这个事就奇怪了,一个“死人”怎么能再次犯案呢,直觉告诉办案人员,这个发现事关重大。

  于是昆明市委立马向云南省委报告。省委更是高度重视,要求对该案深挖彻查,依法办理。

  昆明警方很快就逮捕孙小果,并对其在2010年4月刑满释放后涉嫌违法犯罪开展了全面的侦查。

  经过调查发现,孙小果及其团伙成员先后有组织地实施了聚众斗殴、开设賭场、寻衅滋事、非法拘禁等违法犯罪行为。

  孙小果案复盘,《扫黑风暴》孙兴原型,死刑犯如何“复活”作恶?

  孙小果

  2019年4月,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进驻云南后,又将该案作为重点案件进行督办;

  5月,全国扫黑办又将该案列为挂牌督办案件,并派大要案督办组赴云南指导督促案件办理工作。

  至此,云南各大媒体再次报道了孙小果的案件,时隔20年,人们的目光又再次聚焦到了“孙小果”这个名字上,虽然年轻人没有什么印像,但是不少当年听过孙小果恶行的人,无不感到震惊。

  他们认为一个人竟然能够无视法律,可以“死而复生”,这简直匪夷所思,人们纷纷希望警方可以严查彻查,将围绕在孙小果身边的“保护伞”一网打尽。

  7月26日,在中央督导组和全国扫黑办的有力督导推动下,备受舆论关注孙小果案启动了再审程序。

  经过审理,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12月23日依法公开宣判,维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1998年一审判决中对孙小果的死刑判决,与孙小果新犯罪行所判刑罚的25年有期徒刑合并,决定执行死刑。

  孙小果案复盘,《扫黑风暴》孙兴原型,死刑犯如何“复活”作恶?

  孙小果

  2020年2月20日,遵照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执行死刑的命令,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孙小果执行死刑。

  到此为止,孙小果这个本该在20年前就应该死的人,终于受到了应有的惩罚,

  不过孙小果就这么结束了吗?并没有!

  我们都知道,孙小果能够“死而复生”,并不是他自己的本事有多大,而是因为围绕在他身边的,有人为其一路开绿灯,在孙小果背后,依旧有着众多需要深挖的关系网络,或者说是“保护伞”。

  人们害怕,如果这些“保护伞”依旧存在,那么或许还会出现第二个孙小果,

  事情曝光后,官方的态度十分坚决,宣称对于此案背后可能存在的涉黑涉恶腐败还有“保护伞”,涉及的国家公职人员违纪违法问题和线索,不管涉及到什么人,都将坚决一查到底,依法依纪严肃处理,决不姑息。

  孙小果案复盘,《扫黑风暴》孙兴原型,死刑犯如何“复活”作恶?

  孙鹤予

  最终所有的相关人员都受到了法律的制裁,其中有19名是涉孙小果案的公职人员和重要关系人

  孙小果的母亲孙鹤予以徇私枉法罪、徇私舞弊减刑罪、行贿罪、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。

  孙小果的继续李桥忠,以徇私枉法罪、徇私舞弊减刑罪、受贿罪、行贿罪、单位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九年。

  孙小果案复盘,《扫黑风暴》孙兴原型,死刑犯如何“复活”作恶?

  李桥忠

  另外的17名分别是司法监狱系统的9人,法院3人,公安系统3人,企业2人,他们也分别被判处2年-20年不等的有期徒刑。

  后续

  孙小果的暴行和犯罪,可以说让无数人为之愤怒,同时也让国家非常震动,类似孙小果这样的黑恶势力危害极大,必须坚决打击。

  从2018年1月开展的全国性扫黑除恶专项斗争,就是为了打击这些社会的毒瘤,在3年的时间里,扫黑除恶斗争取得了重大成就。

  孙小果案复盘,《扫黑风暴》孙兴原型,死刑犯如何“复活”作恶?

  接受审判

  光打掉的涉黑组织就高达3644个,涉恶犯罪集团11675人,抓捕犯罪嫌疑人23.7万人,打掉涉黑组织是前10年总和的近1.3倍。

  虽然为期三年的全国性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已经告一段落,但并不是说扫黑除恶就停止了,国家已经公布将常态化进行扫黑除恶专项行动。

版权声明: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,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内容仅供读者参考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nuoyahao.com/haowen/1765.html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微信号:

工作日: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诺亚号客服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