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主页 > 好文分享 >

孙小果是怎么被扒出来的(孙小果的案是怎么出来的)

孙小果父母的身份终于确定,根据官方通报,孙小果的生父姓陈,是昆明市某单位的一名职工,1982年他与孙小果的母亲孙学梅离婚,并在1996年罹患脑溢血,中风瘫痪后病退,已于2016年8月20日去世。

现在,案件的焦点再度聚焦于孙小果的母亲和继父。

孙小果落网记

 

孙学梅在和原配离婚后,改嫁李桥忠,并把名字改为孙鹤予。孙小果最后一次出狱后,为了掩盖身份,随继父姓改名为李林宸,这是他的第三个名字,他的第一个名字是随生父姓叫陈果。

在此之前,孙小果的家庭背景异常神秘,坊间流传着多种说法,许多传言都指向了原云南高院院长孙小虹。与孙小虹有关的人士曾多次辟谣,称孙小虹与孙小果之间毫无关系,但在一团迷雾之中,谣言仍然不胫而走。《南风窗》记者在昆明调查时发现,即便在本地司法系统中,传播坊间传言的人也不在少数。

现在,孙小果的生父母和继父情况均已公布,谣言不攻自破。但仍有疑团待解,比如媒体此前有过质疑,孙小果的母亲和继父,都只是在昆明市的区级单位任职,还都不是“一把手”,如何有力量撼动了云南省高院,以及其它市级省级的单位?

孙小果落网记

 

同样的疑虑也笼罩在接近孙小果案的人士心头。《南风窗》记者通过一周的走访,接触到两名当年代理了孙小果案的律师,多名接近孙小虹的人士,以及多名了解内情的人士,他们都表达了类似看法。

根据他们的介绍,《南风窗》记者试图还原出孙小果案前后相关的几个片段。

再度涉黑,系因打架斗殴

孙小果案再次浮出水面,源自《昆明日报》2019年4月24日的一则报道。报道透露,昆明市打掉了孙小果、涂力军等一批有影响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,查处了一批涉黑涉恶腐败和“保护伞”案件。

据知情人透露,孙小果团伙这次被抓,是因为打架斗殴。动手的是孙小果手下的一名小弟,他们在昆明某娱乐场所,将对方打至重伤。蹊跷的是,鉴定结果却显示为轻伤,孙小果团伙人员试图借此逃脱法律的严惩。

对孙小果来说,这样的做法已经不只一次。22年前,即1997年11月7日晚,孙小果纠集了7个小弟,迫害17岁的受害人张婷,他们轮番对张婷拳打脚踢,用买来的竹筷和牙签刺张婷的乳房,用烟头烫她的手臂。更恶劣的是,孙小果逼迫她用牙齿咬住大理石茶几,随之用手肘猛击她的头部,致使牙齿脱落。

经过彻夜的施虐暴打,重伤的张婷一度生命垂危。办案民警在当年曾告诉媒体,他担心张婷和她的父亲会迫于压力,隐瞒重伤,而以轻伤搪塞。所幸,张婷在当年的鉴定结论为重伤,最终使得孙小果被判处死刑。

孙小果落网记

 

而据知情人透露,这一次,孙小果成功将重伤转为轻伤。在东窗事发后,昆明市某区公安局分局局长被查,其管辖下的某派出所所长、巡逻防控中队的一名副主任科员也因涉嫌严重违法,接受了监委调查。他们正是暗中帮助了孙小果的“保护伞”。

不过,这一说法没有得到官方证实。《南风窗》记者5月24日分别走访了涉事派出所、区公安分局和昆明市公安局,对方均称相关情况还在调查了解中,不便透露。

但根据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的通报,孙小果再度被抓,确系因为打架斗殴。通报称:“2019年3月中旬,昆明市政法机关在办理一起故意伤害案中,发现犯罪嫌疑人孙小果系1998年一审被判处死刑的罪犯。”

打架斗殴的地址是在某娱乐场所。据在此地巡逻的安保人员透露,一个多月前,涉事酒吧刚刚试营业,但是很快就因为发生了打架事件而关停,而在酒吧另一边,便是昆明的云纺space酒吧,多名与孙小果关系亲密的人士是这家酒吧的股东。

孙小果落网记

云纺space酒吧。摄影/记者向由

涉事酒吧关停了大概半个月后,云纺space酒吧也随之关停。与孙小果关系亲密的人士已经退出了股东身份,截至发稿,云纺space酒吧仍未开张,而上述人士都因为手机停机而无法联系。

谣言盛传,昨日重现

直至官方披露打掉孙小果团伙的消息,很多老一辈的昆明人才发现,以为早就死了的孙小果居然还在人间。

其实,孙小果活跃于昆明酒吧业界的事实,并不算是一个秘密。根据百度产品“百度知道”,早在2013年11月11日,就有昆明网友明确提到,M2酒吧的老板,就是多年前的昆明恶霸孙小果。

孙小果落网记

 

孙小果何以逃过死刑?人们纷纷猜测他背后强大关系网。孙小虹曾任昆明中院院长、云南省高院院长等职,由于姓名上的相似,他被传为孙小果的生父或舅舅,是纵容了这一切的后台。

类似的谣传,在21年前也上演过。

杨军记得,在1998年对孙小果等人一审审判时,同样是谣言四起。当年还是昆明市中院院长的孙小虹,就已经被传是孙小果的生父。当时,孙小果等人被指控为“流氓团伙”,杨军是他们的辩护律师之一。

杨军回忆,云南省及昆明市各方都很关注这起案件,当地政法委的很多领导就坐在审判庭的旁听席上。在这个场合,谣言很快被攻破。

庭审中,还有一个“小插曲”:孙小果的辩护律师王川,是昆明本地的知名律师,在取证阶段,他没有经过检察院的同意,私自向受害人一方调查取证,遭到了批评。杨军分析认为,院方也受到了来自各方的压力,如果指控方和辩方在调查取证上的细节有所出入,甚至相反,那事儿就大了。所以王川律师的行为会被批评。

因为极高的关注度,孙小果团伙案的庭审进行得十分谨慎,中途有过一次休庭,各方在重新整理材料后再度开庭。1998年2月,孙小果被一审判处死刑,上诉后被驳回,维持原判。

值得注意的是,“依法驳回,维持原判”的说法,仅仅来源于1999年版的《中国法律年鉴》。目前在公开渠道上,无法检索到任何关于孙小果案件的司法文书。而据参与过编撰《中国法律年鉴》1999年版的一位最高检内部的人士说,这也是20年前按照要求写的,他还配以一个“抓狂”的表情,但是拒绝接受采访。

杨军在今天已经近六十岁高龄,他回忆说,在他多年的从业生涯里,涉及到团伙作案的,孙小果依然是在其中情节最为恶劣的一人。孙小果以其凶狠,招致昆明满城风雨,但对老一辈人来说,他早就消失了。“我都记不起他,就算记起来,他也已经是个死人了。”杨军说。

两篇报道,揭开罪恶

孙小果案在当年颇受关注,不只因为情节恶劣,还因为他受到了当地公安内部的包庇,在作案时本应是个在监狱的服刑人员。

在迫害张婷之前,孙小果已是前科累累。1994年10月16日,当时身为武警学校学生的孙小果等二人伙同4名社会无业青年驾车游荡,在昆明环城南路强行将两位女青年拉上车,驶至呈贡县境内呈贡至宜良6公里处将其轮奸。

随后,孙小果于1994年10月28日被收审,最终被判处3年有期徒刑。但是,“他没有坐过一天牢”。

孙小果落网记

 

孙小果开设的银河俱乐部,在今年1月前后关闭,目前开设了新酒吧。摄影/记者向由

由此,孙小果的名号打响了,他是个被判刑也不会坐牢的人。到了1997年,“张婷”案发生后,执法机关仍然面对很大的阻力,最终求助于媒体。

最早把这件事捅出去的人,是昆明市官渡区公安分局的一位民警,他写好了通稿,经过编辑修改,最终发在了1997年11月28日的《云南法制报》,标题是《掩盖不住的罪恶》,披露了孙小果在张婷案中的暴行。

孙小果落网记

 

三天过后,就有相关人员进入到报社内,向编辑部施加压力。

迫于压力,报社在1997年12月9日刊发了另一篇报道《可怜天下父母心》。在这则报道中,孙小果的父母接受采访,称作为执法干部、作为共产党员,他们有最起码的觉悟,坚决支持有关执法部门对儿子的处理。

但是,这不过是在对报社施加压力之后,孙家父母的一次“危机公关”。

孙小果落网记

 

原本事件应该在这里结束,不过,《南方周末》一名记者在昆明了解到此事,经过调查采访后,发出了报道《昆明在呼喊:铲除恶霸》,该事件的影响力扩展至全国,孙家父母再不能压住了。

在当年舆情爆发后,孙家的行为被依法惩办。据通报,孙小果母亲孙鹤予,因包庇孙小果1994年强奸犯罪被开除公职,于1998年被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。

而孙小果的继父李桥忠,时任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副局长,1998年因在孙小果1994年强奸案中帮助孙小果办理取保候审,受到留党察看两年、撤职处分。

当年的大案,并没有给予孙家太大的打击。2004年复出的李桥忠任职五华区城管局局长,比起过去的五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,相当于“官升一级”。

按照官方的通报,孙小果的最后一次出狱,是因为复出后的李桥忠的从中运作。2008年,李桥忠跟孙鹤予一道,与监狱、法院相关人员共谋,利用并非孙小果发明的“联动锁紧式防盗窨井盖”申请实用新型专利,认定重大立功帮孙小果减刑。

孙小果也在2010年前后现身昆明,逐渐“洗白”,成为了昆明酒吧行业内风光无限的大老板。

如果不是孙小果的再一次犯案,孙家人的风光还将继续。而据知情人介绍,当年披露了此事的民警,在后来被人穿了小鞋,现在也联系不上了。

版权声明: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,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内容仅供读者参考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nuoyahao.com/haowen/2813.html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微信号:

工作日: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诺亚号客服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