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主页 > 好文分享 >

蒙古国是怎么分出去的(蒙古国是什么时候从中国分割出去的)

蒙古国是怎么分出去的(蒙古国是什么时候从中国分割出去的)

1911年7月,以八世哲布尊丹巴为首的外蒙古僧俗封建主集团,在沙俄的煽动和支持下,宣布外蒙古“独立”。当年12月,哲布尊丹巴登基为帝, 号称“日光皇帝”,年号“共戴”,“大蒙古国”第一次粉墨登场。

值得玩味的是,沙俄政府虽全力支持外蒙古“脱离”中国,但并不赞成外蒙古“独立建国”。1915年6月,中俄蒙三方在恰克图签订的《中俄蒙协约》中,一条就是“外蒙古承认中国宗主权。中国、俄国承认外蒙古自治,为中国领土之一部分”。

“自治”和“独立”,到底有什么区别?从“自治”到“独立”,外蒙古到底经历了什么?

在《中俄蒙协约》中,尽管“要求”外蒙古承认“中国宗主权”。但实际上,外蒙古已经脱离中国“实际独立”。

实际上,沙俄之所以一再强调“自治”,只是为了掩饰自己将外蒙古“据为己有”的狼子野心。譬如1912年签订的《俄蒙协约》里规定,“不准中国军队驻扎蒙境,不许华人移植蒙地,不在蒙地设置中国机构”。

经济落后、羸弱不堪的外蒙古,根本无法撑起真正意义上的“自治”和“独立”。因此,所谓的“自治”,说白了就是“投入沙俄的怀抱”,成为他们的附庸;至于名义上的“宗主国”中国,根本没有什么存在感。

正如日本驻奉天总领事落合谦太郎,在给外务省的报告中所说的:“(外)蒙古无疑已沦于俄人之手。其独立全系俄人所操纵,三倍于东三省之土地、矿产等天然富(资)源,尽为俄人囊括而去。”

为什么沙俄希望外蒙古“自治”而非“独立”?一言概之,就是两个字——利益。倘若支持外蒙古独立,势必引起其他国家(尤其是日本)干涉进来。实际上,此时的沙俄,已经无力再进行一场新的“日俄战争”;与此同时,以英法为代表的西欧老牌强国肯定会深度参与进来,而沙俄根本无法与之相抗衡。

再者说,一旦“大蒙古国”在其他帝国主义势力扶持下“做大做强”,一定会威胁到沙俄的自身利益,那可就“偷鸡不成蚀把米”了。据说,这些封建僧侣王公心中的“大蒙古国”,其地域除外蒙古外,还包括整个内蒙古以及西藏、青海地区,甚至连生活在贝加尔湖地区的布里亚特蒙古人,也是其“争取”的对象。

因此,为了不让外蒙古与其他列强发生外交和经济关系,只能将其“置于衰弱的中国宗主权之下”。就像沙俄外交大臣沙查诺夫说的那样,“在这方面提出任何新东西(独立)”,都会“激起那些在中国相互竞争之国家(譬如日本)同我们角逐。”。

十月革命后,沙俄势力覆灭,外蒙古宛如墙头之草,东摇西摆,频频转向。它曾一度向北洋政府示好,但又先后与白俄甚至日本“眉来眼去”。

但可以肯定的是,以哲布尊丹巴为首的外蒙古统治上层,既缺乏高瞻远瞩的政治远见,更缺乏强大的武装支持。因此,他们一直都无法逃脱政治傀儡的宿命。

首先登场的,是日本支持的白俄谢米诺夫白军势力。野心勃勃且拥兵自重的谢米诺夫“老调重弹”,提出了建立“大蒙古国”的狂妄计划。谢米诺夫心目中的“大蒙古国”,不仅包含外贝加尔地区和内外蒙古,甚至连中国东北、新疆、青海、西藏等地区都被统统“加了进来”。

不过,谢米诺夫的“大蒙古国”,本质上就是一厢情愿的幻想。他的疯狂计划,不仅遭到了英法等国甚至“金主”日本的掣肘;连不少外蒙古的喇嘛王公们,都觉得此君只会夸夸其谈、“不切实际”。

没过多久,他的“建国团队”内部便发生内讧,谢米诺夫本人狼狈地跑路到我国东北。“九一八”事变后,受日本特务雇佣,主要负责反对苏联的活动。1946年8月,他被苏联政府判处绞刑。

谢米诺夫这边在内讧,外蒙古的统治上层也一点不消停。因为“黄派”喇嘛教势力独揽重权,严重损害了“黑派”王公贵族势力,双方的矛盾与日俱增,甚至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。

为了恢复自己原有的政治地位,“黑派”的王公们开始与“宗主”北洋政府接触,甚至提出了“取消外蒙自治,恢复前清旧制,行政权完全统一于中央”的交易筹码。

坦诚地说,此时是北洋政府恢复对外蒙主权的最好时机。不过,西北筹边使兼西北边防军司令徐树铮的一系列“蜜汁操作”,终究铸成了无法挽回的大错。此君来到外蒙古后,骄横跋扈、不可一世,我举两个例子:

徐树铮一系列的粗暴举措,不仅让自始至终反对取消自治的上层喇嘛口服心不服,更将主张取消自治的王公们推向了对立面。原本水火不同的“黄黑两派”,为了共同的利益重新“统一战线”,旨在对抗北洋政府。

坦诚说,北洋政府为自己愚蠢的民族政策,付出了惨重的代价。

“僧俗合流”的外蒙古统治上层,很快找到了自己的“合作对象”,那便是被苏俄击溃的白俄恩琴势力。

在今天看来,有着“疯男爵”之称的恩琴,是个“神经分裂”的奇怪人物。他热爱俄罗斯,希望恢复过往的沙皇统治;他又笃信佛教,认为黄种人优于白种,并希望重现“蒙古帝国”的辉煌。

北洋驻军迅速被恩琴所败,外蒙古的实际统治权已全面落到了恩琴手中。不过,根据从我查到的资料看,他对“管理蒙古”似乎并不感冒。

可随着时间的推移,外蒙古人民逐渐意识到,恩琴也不是自己的“救世主”。他性格暴戾、嗜杀成性,到处强索兵丁、横征暴敛,弄得外蒙古上下怨声载道、乌烟瘴气。以致于提出与恩琴“合作”的喇嘛教势力也“背了锅”,威信大降,“已不能驾驭各蒙王公”。1921年,他的军队在恰克图被苏俄军队击溃,同年八月被俘,一个月后被执行枪决。

在蒙古王公们的压力下,哲布尊丹巴不得不硬着头皮,亲自致函北洋政府大总统徐世昌,希望帮助外蒙古地区“恢复和平与秩序”。讽刺的是,受困于内部纷争的北洋政府,根本没有能力“恢复”外蒙古秩序。

地方军阀漂亮话说了一大堆,却各个按兵不动,只为保存个人实力。恢复对外蒙主权的又一个良机,就这样被白白浪费掉了。

与北洋政府的碌碌无为相反,苏俄不仅时刻密切关注着外蒙古事态的发展,并做了有针对性的周密准备。受俄国十月革命的影响,苏赫巴托与乔巴山二人先后在库伦成立“革命小组”。这两个革命小组后来合并为一个统一革命组织,即蒙古人民革命党。

1921年3月1日,在苏俄的支持和帮助下,蒙古人民革命党在恰克图召开了第一次代表大会,13日选举产生了临时人民政府。外蒙古人民开展武装斗争的条件,已经日趋成熟。

与此同时,少量苏俄部队与苏赫巴托与乔巴山组织的蒙古义勇军,一同向驻扎在买卖城的北洋驻军发动了全面攻击。受限于战斗力差距与增援、补给的不足,北洋驻军要么溃散,要么被俘。

6月28日,苏俄三个团进入外蒙古;7月6日,苏俄军队与蒙古义勇军一道攻占了外蒙古首府库伦。7月10日,以哲布尊丹巴为皇帝的君主立宪政府于库伦正式成立,外蒙古正式宣布独立。

哲布尊丹巴继位的次日(7月11日),被定为蒙古国“国庆日”;解放买卖城的3月18日,被定为蒙古人民军的“建军日”。

1924年5月,第八世哲布尊丹巴病死。一个月后,君主立宪政体被取消,蒙古人民革命党接管政权,“汗国”更名为“蒙古人民共和国”,旧王公贵族与宗教势力,受到了毁灭性的冲击。

外蒙古的独立,并未得到北洋政府的承认。1924年北洋政府与苏俄政府签订的《解决悬案大纲协定》,里面仍规定外蒙古为中国领土的一部分,中国享有领土主权。但实际情况是,蒙古人民共和国政府宣布,“断绝同中国(政府)的一切来往”。

不过,无论是蒙古人民革命党,还是普通的蒙古国人民,对于我党的革命斗争,都给予了力所能及的帮助。譬如抗战爆发后,我党为加强与苏联的联系,建立了途经蒙古国的国际交通线,用以输送往来人员和文件。而这条交通线的开辟,就得到了蒙古国政府的得力支持。

1945年2月,美国、英国、苏联三国达成《雅尔塔协定》,美、英为了促使苏联出兵,一致同意了苏联提出的“外蒙古的现状须予维持”。美国政府甚至亲自出面,说服国民政府承认“外蒙古独立”的现实。

1945年10月,国民政府派内政部次长雷法章到外蒙古“观察”全蒙古人民公决独立的投票。投票从10月10日开始,至10月20日结束,参加投票的公民494074人,赞成独立的489291人,即99%的选民赞成“独立”。

面对板上钉钉的现实,国民政府“不得不”在1946年1月5日发布正式公告,承认外蒙古独立。

在新中国与蒙古人民共和国建交的同时,败退至台湾、偏安一隅的蒋介石,依然宣称“中华民国”才是中国唯一合法政府,认为苏联违反了《中苏友好同盟条约》。1949年11月,台湾当局向第四届联合国大会发起“控苏案”。

他们指控苏联违反《中苏友好同盟条约》,侵犯中国主权,破坏远东和平局面等过失,并列举苏联违约的证据,强调苏联控制外蒙古,违反了尊重外蒙古政治独立与领土完整的约定。

1951年11月6日,台湾当局第三次向联合国大会控告苏联。美国政府认为,新中国不可能像南斯拉夫领导人铁托一样背离苏联,决定调整对台政策,对“控苏案”也由观望转向支持态度。

需要注意的是,美国之所以支持台湾当局,不是基于战略考量及冷战思维的盟友意识,更不是因为蒋介石的个人魅力。在美国人看来,台湾只是美国政府与新中国谈判斡旋的筹码,仅此而已。

1952年2月1日,联合国大会对“控苏案”表决,以25票赞成,9票反对,24票弃权的结果,通过《第505号决议案》, 谴责苏联未履行《中苏友好同盟条约》。

“控苏案”对苏联几乎毫无影响。哪怕《中苏友好同盟条约》“被废除”,也丝毫不能改变外蒙古独立的既定事实。

因此,在国民党第七次代表大会上,蒋介石沉重地检讨说:“承认外蒙独立的决策,虽然是由(国民政府)中央正式通过一致赞成的,但我本人愿负其全责....当时为了换取国家20年休养生息的机会,选择放弃外蒙古,实在是一个幼稚的幻想,决非谋国之道....这是我的责任,亦是我的罪愆。”

台湾当局在内部“反省归反省”,他们一直以《第505号决议案》为依据,不断做出反对外蒙古独立的姿态,塑造台湾当局的“受害者”形象。

1953年2月23日,“外交部部长”叶公超以《台四十二(外)1008号》函请“立法院”宣布《中苏友好同盟条约》及其附件为无效废约。2月24日,“立法院”通过提案,并于2月25日由“总统” 蒋介石公告废止《中苏友好同盟条约》,其条款全部无效,外蒙古独立的公告同样失效了。

然而,所有的一切,都是自欺欺人的无用功罢了。

版权声明: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,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内容仅供读者参考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nuoyahao.com/haowen/3086.html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微信号:

工作日: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诺亚号客服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