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主页 > 好文分享 >

手机app推广创业项目那个好(月入 40 余万的 App)

  我叫 Ryan Scherf,是 payment.co 的创始人。Payment 是一个基于 Stripe 支付网关而构建的 App,用于刷卡收钱,同时支持 iOS 和 Android 平台。网店店主可以用它来刷卡收钱,没有任何障碍,不需要使用刷卡器。

  这个 App 于 2015 年 1 月发布,流量一直在增长,现在每年的流量超过 7 千万美元。Payment 每笔交易收取 1% 的服务费。

  我大学念的是计算机专业,后来成了一名开发者。我非常讨厌当时的开发环境(当时 Java 最为流行),于是转型做了设计。在几家健康医疗初创公司工作过之后,我感觉一直为别人打工对我来说不是长久之计。

  2013 年,一位之前一起开发发票 App 的同事找到了我,他说他想要基于 Stripe 开发一个分析 App。

  那个时候,我对 Stripe 一无所知,对什么是支付网关也一窍不通。我有两个孩子,当时一个 4 岁,一个 2 岁,而且刚刚在郊区建了一套房子。

  我们的第一款 App 叫 Paid,于 2013 年底发布,是当时唯一一款基于 Stripe 的分析 App。

  这款 App 得到了人们的关注,但我们还没有想到怎么靠它赚钱。作为一名设计师兼 iOS 开发者,我们不希望在开发 App 的同时还要花时间去管理后端的服务器。

  于是,我们决定开发 Payment,一款用来刷卡收钱的 App。这是 Stripe 产品给我们留的一个余地,他们提供了收钱的 API,但没有相应的 App。他们的 API 实际上很简单,原本可以被集成到他们的仪表盘 App 中,但他们没有这么做。

  因为是与前同事一起,我们在过去的公司和项目中共事,所以合作起来很愉快。我们负责设计,他负责开发。

  Payment 的第一个版本花了 2 个月时间,包括设计、开发和测试。2014 年 11 月份开始开发,2015 年 1 月份发布。

  我们所希望的 MVP 是让人们用它收钱,然后我们收取服务费。这个功能很简单,不需要使用刷卡器,手动输入信用卡号,跟其他电商支付平台的体验差不多。

  实际上,我们并没有什么战略性的东西或者技巧。没有炒作,也没有人注意到我们。我们的想法是:“把它开发出来,用户自然会来”。我们一开始只关注 iOS 平台,因为当时在 App Store 上搜“Stripe”根本搜不到与金融有关的 App,我们就想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。

  因为之前开发的 Paid,我们手头保留了几千个用户的邮箱,他们或许对通过 App 来收钱会感兴趣,于是我们给这些用户发了邮件。

  在发布后的半个月里,我们收到了 184 美元的服务费。我仍然记得当时那种无以言表的激动,这证明我们的想法是可行的。之前的 Paid 依靠的是应用内购买,但 Payment 不一样,我们只需要让更多的人使用它就可以了。

  不想一辈子打工,我做了个月入 40 余万的 App

  因为所有的事情都是我们亲自动手,又是利用业余时间,所以几乎没有什么成本,唯一的成本是时间。我们都有家庭,有稳定的经济来源,都喜欢为自己工作。2015 年,我们总共赚了 3 万 8 千美元,一人分一半。

  不想一辈子打工,我做了个月入 40 余万的 App

  我们发现,要想留住用户,就要为他们提供他们需要的功能。这句话听起来是老生常谈了,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。我们没有产品路线图,也不知道要把变成什么样。我们的用户都是实实在在开店做生意的人,他们的业务多种多样:从私人飞机到售卖冲浪板,再到教堂的募捐活动。他们的需求也是多种多样,但有一个共同点是他们希望可以使用信用卡。我们抓住了这个关键点,所以可以把 App 做得很小,从最简单的开始。

  你可能会想,这怎么可能?不妨直说,用户的客服工作是我做的。我们没有客服团队,也没有自动处理客服请求的系统。我们在 App 里加了一些常用的问答(比如“我的钱到哪里去了”),但除了这些,我需要单独处理每一个客服请求,所以我知道哪些功能对用户来说是有用哪些是没用的,然后把精力放在那些用户希望我们提供的功能上。

  不想一辈子打工,我做了个月入 40 余万的 App

  在业务增长方面,我们主要依赖应用商店(App Store 和 Google Play)的发行和优化。我们正在启动一项计划,从网上收集线索,但这并不是我们的重头。

  我们把 Payment 定位成 Stripe 的“认证”合作伙伴。实际上,我们与 Stripe 团队有着密切的合作,他们的账户经理和支持团队会向他们的用户推荐我们的 App。因为我们是第一个打入这个市场的,所以经常会看到其他竞争者抄袭我们的产品描述。其中最经常被使用的是“stripe”这个词,我们会经常使用这个词,不过竞争者们似乎用得更多。

  不想一辈子打工,我做了个月入 40 余万的 App

  我们的 App 重度依赖 Stripe 的账号,所以我们购买了关键词为“stripe”的付费广告。有趣的是,我们还将“payment”关键词排在第一位,排在了其他服务的前面,比如 Venmo、Google Pay、PayPal、Zelle 等等,它们都是目前很流行的支付服务。虽然这样做给我们带来了一些下载量,但大多数用户最终还是放弃了,因为他们不知道 Stripe,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用它。

  2018 年,我和我的合伙人分道扬镳了,因为他要专注于其他事情,而我想继续全身心放在 Payment 上。这款 App 从第一天发布就开始盈利,所以不存在现金流问题。在写这篇文章时,Payment 每个月的流量为 600 万美元,利润为 6 万美元。在扣除广告费、托管费等杂项支出之后,差不多还剩 80% 的纯利。

  我是唯一的雇员,虽然除了我之外还有其他几个合同承包工作人员,他们帮我完成其他各种各样的事情,但每周只工作一天。设计、大部分小改动、营销和业务拓展都是我在做。

  我设定了一个目标,到明年春天,让流量达到每月 1 千万美元,这是一个大目标。产品已经在市场站稳脚跟,也有了很好的经营策略,那么谋求增长就成了下一个目标。粗略地说,就是要同比增长 25%。

  不想一辈子打工,我做了个月入 40 余万的 App

  我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早一点开始把它当成是一项真正的事业。我们当时已经靠它赚到钱了,却只把它当成是业余爱好。我的搭档也是一样。如果我们当时专注花半年时间来开发它,或许会更快达到现在的位置。另外,我可能会尽早与我的搭档分道扬镳,这不是他的错,只是我们想要的东西不一样,但在我们意识到这一点时已经太晚了。

  此外,我也知道自己的成功是有运气成分的。正如之前提到的,Stripe 给我们留了一些余地,我们抓住了这个机会,搭了 5 年多的“顺风车”。

  我使用什么工具与我挣多少钱其实没有什么关系。

  Firebase:崩溃分析;

  Google Analytics:渠道优化;

  Zendesk:响应客服请求;

  Sentry:后端错误处理;

  Campaign Monitor:一流的营销自动化;

  ShipStation:刷卡清单服务。

  我并不喜欢看“我是怎么做到的”这类型的书,因为我不觉得同样的经验可以适用于不同的场景。例如,你在书上可能找不到“开发,然后发布”这样的理论,因为它不涉及测试、市场调研等话题。

  不过我相信精益创业,或者更进一步——亲力亲为。Ruben Gamez 和 Rob Walling 是我多年的朋友,他们成功创办了几家初创公司。Rob 有关如何创业的播客非常不错。

  https://www.startupsfortherestofus.com/

  我认为,他们可以自己动手开发。现在有很多现成的框架,使用这些框架可以很容易做出东西,不要等攒够了钱再去找人做。如果你自己什么都不会做,都要请别人做,那你有再多的钱都不够。

  另外,这个世界上不存在所谓的“完美”时机。你不一定要等到把工作辞掉才开始自己的事业,一些东西的出现是自然而然的。撸起袖子干,做出一些东西,你就会不断激励自己,把自己从为别人打工的思维中抽离出来。

  我现在想找一个可以帮助我增长业务的人。在过去几年,我意识到我不可能一个人把所有事情都包了,即使我想这么做,我也会想办法找出自己的弱点,并找人来弥补。

版权声明: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,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内容仅供读者参考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nuoyahao.com/haowen/830.html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微信号:

工作日: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诺亚号客服二维码